荼蘼

New world

※安雷酱情人节快乐!
※文废,士下座(我来上演剖腹自尽)
※大概现pa 警察安x总裁雷,已交往设定ooc严重!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继续↓?
@☆草°  @心灵雨香

“滴滴滴滴”
早晨第一抹阳光隐隐约约从窗外投进薄薄的帘布,闹钟尽职尽责的开始了工作。
安迷修在闹钟响第五下时准确的按下了暂停
“啊,又是美好的一天”
清醒清醒脑子,看向一旁睡得正香的伴侣,嘴角不经意间勾起一丝温柔,轻轻的在那人美好的额头上落下一个吻,才起身洗漱。
厨房响起叮叮当当的声音,一丝香味从厨房绕到客厅绕到卧室再绕到雷狮的梦里。
被梦中巨大的青椒吓醒,雷狮猛的睁开眼,这才发觉是梦。
“可恶的青椒,万恶之源”
雷狮被青椒扰了清梦,没睡醒自然一股气就上来了,动了一下身体想下床,却突然僵住
疼疼疼疼疼疼疼!
浑身上下散架了一般,仿佛昨晚大半夜的没睡觉而是去打小怪兽
“傻逼安迷修,我还是掐死他算了!嘶!”
雷狮艰辛的移步去了厕所
安迷修用长筷熟练的把鸡蛋翻了个身,嫩黄嫩黄的,恰到好处的颜色
他似乎听到了从厨房传来的骂骂咧咧的声音,不用说这骂的肯定是自己,昨天控制不住,一个冲动把知道的姿势都试了个遍,明明是他先提出来的啊
“雷狮,洗漱好了就来吃饭吧,今天是煎鸡蛋和三文治”
“哼”
小心的坐到柔软的坐垫上,手拿叉子却不停的戳蛋黄
“雷狮,你在干嘛?”
“把你的蛋碾碎!”
忽然感到下体一凉是怎么回事
吃完饭已经八点了,雷狮换好衣服就打算直接出门,看他打电话叫了秘书后,安迷修上前帮雷狮把领带打好
“今天一定要去公司吗?”
雷狮把皮鞋从鞋柜取出来
“当然,我已经休息了三天了,卡米尔一直帮我管着公司,今天必须要去了”
“可是你看起来身体不太舒服啊”
雷狮一愣,随即猛的用杀人般的眼神盯着他
“你他妈以为是谁弄得啊!”
安迷修心虚的挠挠头
明明就是不想你出去才这么做的嘛
安迷修看起来还想说什么,但是雷狮已经把门关上了,余留一句无情的再见回荡在空中。
明明今天是情人节来的啊。
安迷修内心委屈。
没办法了,反正在家也是闲着,还是去上班吧。
踩着点来到办公室,组员一看到自家组长的出现,都没反应过来。
“安哥!你不是在休假来着吗!怎么回来了?”
这活泼的语句,是金了
安迷修一路走向自己的位置
“在家闲着也是闲着,还是回来为人民服务吧”
凯莉从自己的位置滑出,往常一般含着根棒棒糖,今天是草莓味的呢
“我看是雷狮压根不知道今天是什么节日,你也没说,所以回公司去了吧!”
安迷修猛的一惊
“你怎么知道的?!”
随即头上的呆毛萎了
“原来是嫂子的缘故啊,我就说嘛,上面可是好不容易给放带薪假,还是一整天,唉,好浪费啊!”
安迷修更萎了
“好了,都别贫了,把昨天整理好的案件资料拿给我看看,今天去事发地点调查调查”
“是!”
“金,你跟我说一下详细经过”
“来了!”

咚咚
“雷总,我进来了?”
安莉洁踩着高跟手提资料走了进来
雷狮把视线挪过去
“是这三天公司签约的合同和进出账?”
“是的”
雷狮略略翻了几页
“卡米尔检查过了吧”
“是的”
“那就收下去吧,我相信他”
安莉洁把雷狮随手扔在桌上的资料收了起来
“说起来,雷狮,你不是和我哥是男朋友吗,今天不一起出去玩?”
这是要说私事的表明
“嗯?”
安莉洁歪着头
“就是啊,今天不是情人节吗?”
雷狮一愣
“哦!好像是有这回事来着”
怪不得早上出门的时候那个傻逼一脸委屈
“嗯…我觉得我哥还是挺注重这些小节日的…”
看着小姑娘蹦蹦跳跳的出去后,他沉思了一会,随即把大衣穿上,反正现在公司也没问题了,稍微偷个懒应该没什么吧
安迷修靠在座椅上放松了一下酸痛的四肢,把事件处理完已经接近七点了,唉,没想到今年的情人节就这么过去了,本来还想和雷狮吃个烛光晚餐顺便再……啊,该吃饭了,已经没人了呢
收拾好东西正准备去公共食堂凑合
凑合,手机铃却好巧不巧的响了起来,懒得看号码,直接接通了
“喂,这里安迷修,请问你是……”
“喂,傻逼,看下窗户外边!”
安迷修愣住了,随后惊喜道
“雷狮!难道……”
忍耐住内心的激动,安迷修跌跌撞撞的往离自己最近的窗户跑过去
砰!
生平第一次尝试到了平地摔的滋味
赶紧爬起来,双手用力拉开纱窗
然后他撞进了瑰丽的星空
“雷狮!!!”
安迷修傻笑个不停,拼命挥手就怕他的全世界听不到
然后以最快的速度拿起包,手脚并用的跑下去
雷狮收了收大衣,秋风不断闯进缝隙,内心却扑通扑通跳个不停
回想起刚才离自己三楼高的安迷修傻笑的脸,不由得笑了出来
傻逼
然后他张开双手,迎接了他的全世界

情人节的到来让整条步行街布满了粉色气息,雷狮不停地说着最近的事情,说公司,说父母,说员工,安迷修就静静地听着他说
“话说,你就这么翘掉工作没问题吗,毕竟是警察”
“没事,该做的都做完了,剩下的交给他们就好”
安迷修紧了紧交叉握住的双手,耳尖微红
“陪你比较重要”
“什么?”
“没事”
雷狮没管他,安迷修松了口气,但同时内心也有点失望,已经准备好了啊,不要怂啊!
雷狮没事一般继续说,当然,如果忽视了代表恋情的颜色在耳尖泛开的话
“哥哥,你们需要买花吗?很便宜的哦!”
一个小女孩走了过来,不过十几岁的样子
安迷修摸了摸她的头
“多少一支?”
小女孩眼睛亮腾腾的
“5块一支!”
“那请给我一支……”
还没等安迷修说完,雷狮忽然开腔
“这些花,我全要了,给你100不用找了”
安迷修微微讶异
小女孩不敢相信,小手捏着有点破碎的裙角
“真的吗?!”
安迷修接过她的篮子,拍了拍她
“真的,回去买点东西吃吧”
“嗯!谢谢哥哥,祝你们一直在一起!”
雷狮不自在的撇开视线
“怎么,我不过是觉得这些花长得很好看罢了”
安迷修失笑
“是是是”
雷狮炸毛了
“你笑什么!”
安迷修赶紧摆摆手
“没没没,微臣不敢”
“哼”
看着他涨红的脸,忽然,安迷修脸一正
“雷狮!”
雷狮被吓的一愣一愣的
“你搞什么啊!一脸傻逼样……”
安迷修自动忽略了他的话,从裤袋里取出放了一天的东西
“其实,我一早就想这么做了”
说着,把手上那个精巧的盒子亮了出来
“尽管和我预想的有些出入,但是,今天的月色也很美不是吗”
单膝下跪,拉过雷狮的手
“所以,你愿意嫁给我吗?”
一瞬间世界停住了
雷狮被绿色的极光罩住,那是比任何极光都美丽的颜色
这是什么情况,求婚?!
那个傻子,开窍了?!
短暂的处理信息过后,雷狮嘴角勾起一个笑容
“傻逼,你以为我等你这句话有多久了吗?我甚至以为要我开口了!”
安迷修愣了一下,随即狂喜
“雷狮!你的意思是!”
雷狮接过他的盒子,取出凝聚着爱意的戒指
“我的答案已经很明显了好吗?”
递给他
“怎么?不给我带上?”
安迷修恍然惊醒,接过雷狮瘦长的手,轻轻摘下手套,抚摸着修长的手指,缓缓戴上
明明不过一瞬,却仿佛过了一个世纪这么长
在戒指上落下一个吻,抬起头,那一刻,千里极光交融于万盛星空
独属于他们,两个世界的碰撞

“我爱你”

新的世界产生了




感谢坚持看到这里的小可爱,情人节快乐!






Final battle Ⅱ

@心灵雨香  @☆草°
※cp是安雷!安雷!安雷!
※文笔废,感觉完全没写到自己想要的感觉呢,欢迎各位随时调戏
※短小(卡文真滴痛苦(╥╯﹏╰╥)ง)
※呃,好吧,话废一只,如果以上都没问题……那就请各位往下看吧↓



安迷修愣了一下,大脑加速工作以便理解此刻还循环在他脑子里的话
“你…又在搞什么阴谋论…唔!”
话未说完,他就一个跳跃往后退
果不其然,他刚离开脚的下一秒,一道惊雷就擦着鞋尖落下
“我可去你的吧!在你脑子里我怕不是一个整天就想着搞事,满肚子阴谋打着圈转,堪比劳模鬼狐天冲,下贱卑鄙,厚颜无耻,笑里藏刀的人吗?”
“难道你不是,下贱卑鄙,厚颜无耻,笑里藏刀堪比劳模鬼狐天冲的人吗?”
眼看雷狮提起锤子就要再和他大战三百回合,他急忙喊停
“停停停,说正事!”
雷狮这才放下锤子,本来他也不是过来打架的,他又不是佩利一族,但实在被气得不行
“哼,我就说那么一遍,你给我听好了!我有办法让你们大部分人可以安全逃出去,当然,大部分人。”
安迷修皱了皱眉觉得不太对
“你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这个嘛,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雷狮有摆出了他那副欠打样
安迷修在心里默念了三遍骑士道,才忍住没动
“我可不相信,你这恶党会忽然爱惜生命起来,条件?”
“和聪明人说话就是轻松,当然,具体内容我现在是不会告诉你的,但是嘛,我就跟你说说这大赛吧。”
“想必你也感受到了,这个大赛,到现在,已经不仅仅是漠视生命的程度了,而我现在可以准确的告诉你,这里面可复杂着呢!”
“即使如此,你也可以带着你的海盗团独自逃走,为什么会找上我?”
雷狮挑了挑眉
“你是不是把这件事想的太容易了?”
“想要逃离这里,必须要集结前五的力量,还有…反正,你就告诉我,你的选择”
紫色的眼眸泛着瑰丽的光
“是选择继续在大赛里苟且偷生,做一名棋子,赢得比赛得到那无上的权力,还是选择赌一把,把一切掌握于手中,把性命悬于刀下,重获自由?”


非常感谢各位看到最后的小可爱,如果能接受我的文笔还请多多支持,爱你们呦喵~
ฅ ̳͒•ˑ̫• ̳͒ฅ♡爱你



Final battle Ⅰ

@☆草°  @心灵雨香
※取名废,就不要在意标题了呗
※cp是安雷!安雷!安雷!
※ooc巨大
※是原著向,不知道人物性格有没有掌握好,各位大大轻喷
※可能会有阅读感极差体验,轻慎点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的话……那就往下看吧↓


“3!”
“2!!”
“1!!!”
砰!
一道金光突破地平线,直冲向上,突破了笼罩了凹凸星球几个星期的浓雾,一直到肉眼看不到的地方,扩散
开来。

大厅中弥漫着死一般的静谧,大赛进行到一半,死伤无数,每天都有人在变动中死去,排名一直不断地在改变。
安迷修静静地在一颗树上潜伏,等到下方的人走后,才放松了一点,坚守的骑士道让他无法轻易对他人下手,但如果有人找了上来,他也是不会放水的,尽管如此,他还是想尽量避免这种状况。
就在安迷修拿绷带处理伤口时,忽然感受到什么,手一顿,毫不犹豫的执起双剑,往下一跳。
轰!
果不其然,刚才还挺立着的树此刻已经化为了灰烬。
安迷修皱起双眉
“恶////党,有本事搞出这么大动静,就别躲躲藏藏的!”
“呵!谁躲躲藏藏了,我会怕你?”
随着风沙散尽,一道人影渐渐浮现了出来。
安迷修暗自运动元力
“怎么,是什么风把你吹来了,雷狮?先说好,我可没那个兴致陪你打架!”
雷狮挑眉,面上浮起一丝不爽
“怎么,骑士大人也随意猜测人的喜好?”
“好吧!既然你想打架,我就奉陪到底,安迷修,可别临阵脱逃!”
单手挥动着雷神之锤,跳跃着冲过去
早就暗暗准备着的安迷修一看雷狮冲了上来,立马挥动双剑护在身前
嘣!
靠近在一起的两人又迅速被弹到两边
“你这个人真是不可理喻!”
雷狮嘴角勾起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
“哎呦!这次可不是我想打的,我这次还真的只是跟你商量件事。”
“呵,有你这么商量的吗,还是说不愧是恶////党,跟人商量事前都喜欢先轰一个大洞?”
“哎呀,那真是不好意思了,没办法我可不喜欢有人在一旁听着。”
安迷修愣了一下
现在这个时期,谁都把命看的比什么都重,就算想捡漏,一看到雷狮的电闪雷鸣,也不会去自讨苦吃,,而第一第二,他们才懒得管这种事呢。
就算如此安迷修也没有放松警惕
“呵,我可不知道跟恶////党有什么好谈的。”
雷狮却完全不管他自顾自的说着自己的
“我也不是来早你商讨的,只是跟你说一下,听着就好,而且,我相信你会感兴趣的。”
安迷修看起来根本不相信,还想说些什么
但雷狮根本没给他反驳的机会
“听好了,我只说一次”


“我有办法让你们都活下来。”





又是一个坑( ๑ŏ ﹏ ŏ๑ )我那篇傻屌都还没更完,唉:-(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欢迎来找我挑刺,如果感觉还不错的话,请点击下方的红心和蓝手吧!如果有评论就更好了,爱你们哦٩(๛ ˘ ³˘)۶❤

日常①


※含安雷,嘉雷(虽然根本看不出)
※重度ooc!!!可能会有阅读感极差的体验
※题目乱起的,也许会改(……)
※如果以上都没问题……那就点开链接吧

http://huohuashequ.com/communities/aotushijie/posts/27dabd5a-51e7-4adb-ba0e-b86056caf69a
@心灵雨香  @草のソース
我真的无语了,已经被屏蔽第5次了没办法了